贪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一(第二卷),为欢几何(NP),贪,无限小说网txt官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自上任魔皇谢涒飞升以后,魔域已经混乱了叁百年,至今仍没有新的魔皇入主宸宫。

此次连霁率众城主突击药王谷,修仙界皆是始料未及。即使合欢宗提前收到了江回雪的来信,也没有想到魔域这次竟会出动这么大的阵仗。

受袭伊始,药王谷便向各大宗门发去了求援信。然而整个药王谷周边的传送阵均在众人未被察觉之际被破坏了。万剑山前来援助的弟子们更是在路上受到了伏击。

“若不是观空佛子携佛骨前来,药王谷此次恐怕难逃一劫。”白欣蔓向佛子观空致谢道。

“白道友多礼了,除魔卫道乃修士之本,何须言谢。”观空向白欣蔓回了一礼。

提到观空带来的金身佛骨,便不得不令人想起在摩罗地层凭空消失的江回雪。

江回雪消失之后,观空几次叁番地想要强行通过问心台,然而皆被一层无形的屏障拦在了佛像之外。她消失的地方亦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江道友既然为取金身佛骨而失踪,大自在殿定会寻到江道友的踪迹。”观空向坐在西向的合欢宗宗主承诺道。

“那就有劳贵宗了。如果不是和那老头的约定,我倒想亲自去见识见识。不过祸害遗千年,我那劣徒想必是不会有事的。”合欢宗宗主须妙竹拨弄着指甲,说这话时的神态与江回雪像了个十成十。观空这才明白江回雪那股懒散的劲儿是从她师父身上学来的。

世间常见的分身之法,分身并无精气血肉,更像是从本体投射而下的一个影子,虽然具备主体的意识、实力,但能发挥出来的不过十分之一二。然而江回雪所修的分身之法几乎等同于将自己分裂成两个本体。

知道江回雪在迷雾谷外被连霁设下的陷阱带走一事的只有红云、黎夷、花白卉和魔域的人。从观空口中得知大自在殿的分身在摩罗地层消失后,黎夷便找过了红云,他们决定联手演一出戏,让连霁以为他抓走的只是一个分身。

红云道:“佛子既然说她是在摩罗地层失踪的,能否冒昧请求允在下进去一探?”

“我与阿雪结有魂契,能感知到她的大致状况。然而自她去了大自在殿后不久,魂契的指向便变得模糊不清。如果去了她的失踪地点,我或许能有一些发现。至于摩罗地层中的种种关卡,在下自会寻到办法度过。”

“药王谷才受到魔修攻击,弟子伤亡惨重,正是离不得人的时候,有劳红少谷主好意,不过我这个师兄前去更合适些。”说话人正是刚刚晋升了大乘的黎夷。

见二人竟然就在这争了起来,有人在旁讥讽道:“倾国倾城也不外如是了,真叫小生大开眼界。”儒巾青年摇着扇子,言语之间俨然将此次魔域的袭击视为一场女祸。

合欢宗宗主须妙竹将手一搁,抬眼乜向儒巾青年,似笑非笑道:“看来我这劣徒竟然还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与妙音门有了沾染。我可是素来叫她不要去那附庸风雅的地方的。”

妙音门也受到了魔修的攻击,虽然规模不大。但董阳秋说这话,不也将妙音门与江回雪扯上了关系?

董阳秋平生最看不惯合欢宗这对师徒,须妙竹这一番言论无疑将他恶心到了。他哂笑一声,正要反唇相讥,坐在一旁的万剑山剑尊周元却开了口。

“请董门主谨言慎行。”

周元大乘后期的修为如一柄利剑,抵在人的喉前,令人不敢多动。

董门主握着扇子叩了叩桌面,嘴角微扯,不再多言。

万剑山掌门见场中气氛一时有些僵硬,不由得开口解围。

“这次前来攻击药王谷的两位魔城城主都是当年从各宗堕入魔道的叛徒,对我们了解甚多。药王谷已经遭了毒手,凌霄宗也要小心防范才是。”

一脉魔修可谓是凌霄宗最大的痛点,几百年来一直因此而受到各方打压,是以至今还与合欢宗势如水火。

“冤有头债有主,万掌门这话最该和须宗主说一说,合欢宗的修士在修仙界不知欠下了多少孽债。”

“哼,若不是当年我那徒儿替凌霄宗清理了门户,魔界的进攻也不会拖到今日才来。”

“那老夫还要多谢须宗主了?”

“宗主这是说的哪里的话?除魔卫道乃修士之本,何须言谢。”须妙竹借用了观空方才答她的话,说完瞧了端方持法的佛子一眼,自己倒是笑了起来。

凌霄宗宗主气得拍桌而起,怒斥了一声“小子敢尔”,又被剑尊周元的威压压坐了下去,脸色顿时像个打翻了的调色盘。

好好一场应对魔修入侵的商讨大会,却变成了搭台唱戏,争了半天也没进入正题。

星机阁阁主眼观鼻鼻观心,免费看了一场戏,乐得自在。

这边合欢宗的黎夷还在火上浇油。

“凌霄宗宗主还是别那么激动,要是气坏了身体,凌霄宗由谁来主持大局?”黎夷笑得凌霄宗宗主气得都快拂袖而去了,这才悠悠地抛出了自己的炸弹,“诸位道友可能不知道,这次可不是简单的寻仇。”

“在连霁的主导下,魔域十城已经联手了。”

魔域十城向来各自为战,这次十城联手自然是一件举世瞩目的大事。然而在僻远的溟海海畔,这里的修士还在苦恼如何获得足够的回灵丹或灵石,以撑过下一次到来的魔潮。

溟海地处修仙界东极,被东涡南北两个狭长的半岛所环抱,形如一只眼,是以又被称为东涡之眼。东涡与魔域遥隔青苍,可以说是修仙界的大后方。但此地环境特异,天地间灵气与魔气交错并生。在一定的时节,海上涌动的魔气便会将此地变成修仙界另一个小魔域。不仅寻常的动植物被魔气侵蚀,就连妖兽修士也可能会被魔化。

处在这种环境之下,修士必须先将天地间的魔气剥离出去,才能吸收利用灵气。然而这种效率极低。而且如果没有将魔气剥除干净。还可能将魔气吸入体内走火入魔。是以在东涡之眼莫说修炼,就连打坐恢复灵力都是一件难上加难的事情,大多数修士都要靠不得不付出高额的代价以购买回灵丹和纯净的灵石。

郑年刚送走一位购买回灵丹的主顾,看见从门外走进来的黑衣少年,不由得一惊:“你竟然还活着。”说完才觉得这种话当着人家的面不好,讪笑着打起了招呼。

少年没在意,将肩上驮着的尸体卸下,如牛大的肉块砸在地上,扬起一阵呛人的尘烟。

郑年看清了地上的海兽,双眼一亮,便弯下腰检查下兽角和妖丹。

“这次的海兽可以给你五瓶回灵丹。”郑年颇为满意。每次魔潮之后,何兮都能带来他指定的东西,便大方地给了一个高价。

然而黑衣少年却摇头拒绝了。

见状,郑年不由得皱眉。

“这海兽虽然少见,却也不值更多了。”

“不是……”何兮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将自己的来意说明,“我有一个朋友受了伤。”

一边震惊于这个孤寡竟然有朋友,郑年松了口气:“治伤是可以,不过得看什么伤。你要是抬一个半死的人要我治,那这海兽你还是带走吧。”

何兮一时间竟被问住了,他虽然知道那人状况不好,却不清楚究竟是哪方面受了伤,又有多严重。

何兮每次过来都像是衔着猎物独来独往的孤狼,到了地方就将猎物放下,拿了谈好的回灵丹便一言不发地回到自己远避人群的巢穴中去。

难得见他面上露出无措的神情,郑年倒是有几分稀奇。

“你看得来就用不着我了。让你那朋友过来找我。”

何兮杵在原地没有动,垂着眼半晌才吱声道:“她在我那里。”

闻言,郑年顿时停下了摆弄海兽的双手,扭头盯着眼前黑色的身影。

“何兮。我是治病,可不是要送命。除非你把你朋友带进城,我是不可能出手的。你也清楚,除了你,没人敢靠近东涡之眼。”郑年摇着头,打起帘子就要赶人。

“郑年。”

“海兽你还是带走吧。”他抓起海兽的角就要一起扔出去,手刚提起来,就被按住了。

何兮抿着唇,朝他点头道:“我把她带来,你帮她治伤。”

和郑年约定之后,何兮便回到了溟海边的岩洞中。想着那人现在如同凡人一般,还特意带了些吃食,然而洞中的人却不见了踪影。

何兮怔了怔,冲出岩洞,正巧踢落一块石子。石子从陡峭的海崖上滚落,他余光一扫,便注意到崖上攀援的痕迹,坑坑洼洼一路延伸至海滩上。

此时云黑潮涌,狂风紧扯着春寒,本该在床上养伤的人正站在及膝的海水中,俯身不知在摸索着什么。海浪前扑后继地袭来,一次次撞倒在她的身上。在这种自然之力下,她的身形显得格外渺小。

“你恢复了?”何兮从崖上跃下,来到江回雪的身前。激动的波澜在眼中涌起,但在她抬起头的那一瞬间,又退了潮。

那还是一双失焦的眼睛。

“何兮,你回来了。”江回雪闻声直起腰,撩开被风盖在脸上的头发,朝他的方向打了声招呼。何兮这才注意到她另一只手中握着一颗发黑的鱼眼。

石斑鱼妖全身的魔气都汇聚在这一颗眼珠上,如果放到凌霄的集市上去售卖,或许还会有人要——在东涡,即使是修真之人也学会了利用魔气。

江回雪将那颗从被吞食殆尽的妖兽骨架上抠出的眼珠递给了何兮。

“海里的魔气太浓了,昨天爆发了魔潮吧。”

何兮轻嗯一声,伸手接过鱼眼,却瞥见她手臂上的擦伤,沉默片刻后道:“你还没恢复灵力,想要做什么,让我来就好了。”

江回雪察觉到他的视线,满不在乎地笑道:“好歹也是修士,这点伤算什么?”

何兮没有答话,显然不赞同她这番言论。不过听到江回雪说回去,他还是点了点头。

江回雪猝不及防被他打横抱起,下意识抱住何兮的脖颈,海风从领口灌进来,竟然有几分瑟瑟的寒。何兮没注意到此举的不妥,脚尖掠过崖间突起的壁石,一路蹿跃至岩洞,将她放在松软的榻上。

陷在被子里,江回雪感受到腿上的湿冷一扫而空,便知何兮又浪费了灵力。

“过一会儿就干了。”

“会着凉的。”何兮低声应了一句,取出治外伤的灵药。

少年手上的薄茧沾着热辣的灵药在刮伤的手臂上轻按,激起一阵又热又麻的痒意。

自从被救起来后,何兮就事无巨细地地照顾着她,处处小心,简直把她当作一尊易碎的瓷器。

江回雪不想与他争辩,只得转移话题道:“你今天去换了回灵丹?”她知道来东涡历练的修士们会在特定时间汇聚到某几个地点交换物资与情报。

何兮半蹲在江回雪膝前,摇摇头,随即又意识到她看不见,便道:“没有。”

他收起药瓶,看见江回雪疑惑的神色,解释道:“明天我带你去凌霄城。”

他突然做出离开海边的决定,江回雪能够猜到与魔潮有关。这里离海太近了,而魔潮就是从溟海中爆发而出的。

但是,凌霄城?

“你是凌霄宗的弟子?”江回雪的神情有几分古怪。

合欢宗和凌霄宗的弟子向来不对付。自从储伯鱼师徒接连堕入魔道后,简直成了死敌。

何兮见她摸了摸额头的红莲印记,眼里泛起细碎的笑意,摇头道:“其他宗门的弟子都是自行历练,但凌霄宗在东涡建立了一座城池。我们去那里。”

东涡环境特殊,在这里既能获得与魔修魔物对战的经验,又不如魔域危险,各大宗门都会派弟子来历练。大概七八百年前,江回雪也曾经来过这里,那时可没有听说过这里有什么城池。

这种地方修炼尚且困难,而且还有时不时爆发的魔潮。大家都不过是来磨练磨练实力便会离开,实在谈不上有建城的必要。

“只有凌霄宗吗?”

“嗯,因为凌霄宗来东涡的弟子都是被流放过来的。”

江回雪这才想起连霁的那个师妹,好像也被其他长老发配到了东涡。

“凌霄城是东涡修士最集中的地方,其他宗门的弟子也会去那里。许多人在那里繁衍生息,久而久之就成了城池。不过在东涡出生的孩子修为大多止步于金丹。”

何兮就是半步金丹。

江回雪看不见他说这话时的神情,只能感受到膝前传来温热的吐息。

“我会为你掩盖合欢宗的身份的。去了那里也许有办法治你的伤,曾经也有在魔潮中伤到眼睛的人。”

江回雪的伤可不是在魔潮中伤到眼睛这么简单,不过她还是摸了一下他的头。

“你想治好我的伤?”

“嗯。”何兮应了一声,好像没有意识到眼前这个人分明与他无亲无故。

如果是见色起意,江回雪倒还能够理解,但是她甚至感觉不到他对她有半点爱慕之情。她点了点少年的额头,冁然而笑。

“何兮,你可真是个怪人。”

————

这一章4k+了!

暂时让女主体验一下修仙界底层人民生活。

ps:师兄由“寿沛”改名为“黎夷”

pps:之前因为论文太烂而被导师狂骂,没敢摸鱼,过几天答辩,如果答辩顺利通过的话25号回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小说相关阅读More+

人妻与情欲【高H NTR】

深深深夜

我们不合适

菠萝汁

原来是我弄错了?1V1

歪追特啵啵

咸鱼的她每次都能达成BE(快穿)

闪电皮卡丘

风禾尽起(古言 1v1)

温水酱酱

渣女攻略手册(nph)

花棠